科创板研讨会落幕,盛希泰“巨无霸登科创板须慎重”引强烈关注
来源:    时间:2019-01-23


1月21日,洪泰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这源于1月16日,由新浪财经主办的“资本市场新时代——科创板研讨会”成功举行。会上由洪泰资本控股任唯一评审合作伙伴的“科创板潜力企业百强”榜单正式发布。


新浪财经邀请数十位创投、投行大佬作为专业评审,从更加专业化、市场化的角度帮助投资者寻找科创企业先锋。通过大数据筛选、网络投票、投行大咖专业票选等环节层层把关,从300家候选企业中筛选出最具潜力的科创板企业池。


自1月7日票选以来,吸引了超过300家候选企业参评,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企业,一周时间总计投票数达2533653票,吸引媒体报道千余次。





作为主评审嘉宾,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洪泰资本控股董事长盛希泰先生受邀发表“科创板将重构中国资本市场”主题演讲。泰哥表示,中国资本市场错过了整整一代互联网,是A股的遗憾,而科创板就肩负着重塑中国经济的重任。搞好科创板必须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交易量是中心,融资和财富效应是两个基本点。泰哥强调,这有两个前提,第一,充分的信息披露;第二,对造假的发行人主体(即上市公司)严刑峻法。




泰哥表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伟大的经济体,不可能有伟大的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和经济总量、经济发展程度一定是正相关的关系。有从顶层开始的制度设计及上海市相关方面的全力支持,科创板大有希望。但对科创板的制度设计还要深入研究。比如入市门槛,新三板如今的现状就在于500万的门槛太高,造成新三板市场缺乏交易量。科创板的门槛据说目前定在50万,高不高?不能拍脑袋。要有充分的调研。泰哥建议,门槛设定条件可参考A股市场非机构投资人的平均市值指标,这是交易量的基础。


洪泰的研究数据如下。在一个散户占99%以上的市场,2017年上交所自然投资人持股市值10万元以下占比55.28%,10万-50万占比30.11%。如何保证交易量?门槛在哪儿?这应该是一个有效的参考。




作为早期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参与者,泰哥在其20年投行生涯中拥有逾百家公司IPO经验,并培养了中国资本市场顶尖的并购团队;转行做投资后,更投出了多家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企业。他和俞敏洪先生共同创立的洪泰资本控股基金管理规模已超过200亿元,跻身国内一线投资机构之列。所以,作为极少数在资本市场与投资领域都有深入积累,深谙两个世界语言,直接打通投资和退出的投资人代表,泰哥的言论受到了广泛关注。


特别是泰哥在会议现场提出的,“一些市值数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巨无霸是否适合科创板值得深入研讨。要充分考虑科创板的市场容量,既不能越俎代庖免责思维,又不能矫枉过正。”从制度设计、监管思维,到法律保障,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创板的各项讨论愈发深入,这一次泰哥又直指具体执行层面。该观点得到了与会各方专家的热烈讨论,更在会后引发监管层的高度重视和深入研讨


而这已经不是泰哥第一次对科创板建言献策了。早在2018年1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进博会上宣布“将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时,泰哥就第一时间撰文“对科创板的五点解读和五点期望,不要重蹈新三板覆辙!


随后,在《证券时报·券商中国》科创板问策首期专栏中,泰哥又发文“科创板的前景在于监管思维的转变”。“借鉴国外成熟市场的经验,科创板实行注册制的前提是完善的法律制度,应当把充分信息披露作为首要条件,而不再以盈利作为唯一要求。只要充分信息披露,把商业模式讲清楚,把供应商、客户情况等真实披露了,把该讲透彻得讲明白了,剩下的应该交给市场来判断。”


泰哥还表示“搞好科创板前提是对造假严刑峻法和充分信披”……这一次泰哥又强调,严刑峻法要分清主次,首要对象是对造假的发行人主体,即上市公司和实控人严刑峻法。


我国的证券监管存在一个误区,即发现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之后,严厉处罚中介机构,对发行人和实控人的惩罚力度太低。多年的投行经验告诉我,IPO保荐与承销是一个竞争激励的市场。即使有投行基于专业判断质疑或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企业,最后放弃了该项目,但总会有别的投行争相去做。


所以,惩罚中介机构的效果比较微弱。而且实操中,假如企业恶意造假,最厉害的会计师往往也难以发现,侦查渠道和方法比较有限。最后企业不仅骗过了会计师、律师、投行等中介机构,还骗过了地方政府、证监会发审委等所有人。


关键是,造假上市之后发行人获得了巨大利益,被发现造假但惩罚力度太轻,刑满释放之后身家仍过亿,这样的处罚远远达不到‘以儆效尤’的效果,以致于仍有人冒着风险造假。


强烈呼吁从法治的角度加大对企业财务造假的惩罚力度,并且严惩从市场融资的上市公司和实控人,必须罚得倾家荡产,这也是确保注册制落地的前提。否则以企业造假相比于其获得的巨额收益,惩罚带来的成本和代价太低。


其次,才是处罚中介机构,虽然中介机构的中介费收入不足以支持其参与造假,但尽职调查的失职应当被惩罚,不过它不是惩罚的首要对象。”



泰哥还在多个场合和相关部门建议,一旦科创板推出,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该如何重新定位?如何竞争?可否放开上市公司自主选择赴沪深两地上市,两个交易所竞争才会发展的更好。


一系列观点和言论充分体现了泰哥对科创板的爱之深责之切。科创板即将推出,泰哥表示,希望她能够真正成为链接科创企业、投资人和资本市场的桥梁,真正服务于代表未来的企业,重塑中国资本市场和中国经济。泰哥也愿意继续将自己的专业思考和20年资本市场从业经验,以用心、尽心、负责任的态度倾囊而出。